拾年

很久以前的账号卡视角…不知所云

我算是见过张佳乐哭。

他长得好看,精致又有点婉转的意思,连带着我也算个好看的,可我尸山血海里出来的,打起副本一天死十几回,没有他那个明艳张扬的气质,给落花狼藉嫌弃了好久…啊,跑题了。

那次算突发事件,我们跟另一些不太认识的同僚费心费力在竞技场你死我活,落花狼藉突然就不动了,我们都意识到是他背后那尊佛出了问题,可这全场直播,众目睽睽,谁也不好停下去看他。好在事情一出,这你死我活也打不下去,操作者纷纷双手离开键盘去收拾残局,我们还能借着卡位聊两句。

这事实摆在眼前自然也聊不出什么花样,倒出来了个屏蔽词,落花狼藉得完,因为他后头那大爷情况不好,手给废掉了。

我觉着我后头这大爷也要出事情。别的不说,就冲他们借着我们两个单身狗秀出来的恩爱,就够他们女友粉水漫金山了。

所以孙哲平跑路的时候我也去了,去了就后悔,眼瞅着他们在那儿揣着明白装糊涂,还被塞了一嘴隐形狗粮,还好大庭广众,他们撑死也就揉揉脑壳抱一下。唉,怎么没带个人一起来呢

老张当年吧,贼雄心壮志,还真给笑着送了个别。完事儿人孙哲平登机一走,他愣是没忍到飞机起飞,人流量那么大的候机厅里,眼泪流的像霸王花食人,但凡有那爱管闲事儿的,就得来问他是不是给家里迫害了。说来也惭愧,就他那张脸,但凡我是个妖号,那怎么着也得梨花带雨再给孙大哥来顶绿帽子。

可惜了我还真就不是个妖号,孙哥现在生活滋润,头上没绿,可舒坦了,舒坦我浑身不得劲儿,想回去瞅落花狼藉都得熬个半夜。

中重度ooc,改变不了的结局。

人设

秦阳,字六合
身高176,最近长到180了
穿黑底红纹的秦直裾,单眼皮,脸有点方,最近肤色白回来了,没有蓄须,因为蓄了须的赢政暴丑,怂。毛发不浓密,怕秃所以剪短了头发,身上有块八百年下不去的瘀伤,贼丑。外貌强行停留在二十多岁,有时候眼睛看着是棕色的。实名diss汉朝皇帝,叫他们把墓堆我身上还不让修墓的陪葬,活该被盗。喝不惯饮料,身上会带保温杯,不喜欢没有树的宫殿。从小喜欢骑马,小时候偷跑去犬戎偷马,被秦王打了屁股…往事不堪回首。
咸阳宫被楚人烧了之后陷入沉睡,大概是镐哥把我封进石棺了,贼不吉利。(我就这么遭天谴的吗好歹也得是玉棺吧我的亲哥诶)最近兄弟搞事才被叫醒,镐京把我房产证都撕了!实名想在他脑壳上跑马谢谢,说起来从犬戎偷回来的马连骨头架子都找不到了就很难过,对于赢政机智的建陵墓技术感到欣慰,被传染了奇怪的癖好…每天都想抢劫博物馆,嗝。

所有人都知道张佳乐是难得的人才,可他的时代天才辈出。